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荣鼎彩登陆 > 诃子 >

安禄山和杨贵妃到底有没有一腿 张发财

归档日期:04-18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诃子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杨贵妃与安禄山的关系发展脉络大约分四个阶段,先是他的老板娘,再是他的娘,再后是暧昧的情娘。最后安史之乱,关系闹翻彼此骂娘。

  《旧唐书》说安禄山重“三百三十斤”,《安禄山事迹》数据更惊人:“自秤得三百五十斤。”以《唐代度量衡与亩里制度》一文考证,唐一斤十六两、计680克(亦有660克一说)换算,安禄山体重最高可达476市斤。

  这个接近半吨的胖子,不但私生活花团锦簇,更过分的是鲜花丛中最娇艳的一朵,竟是杨贵妃。

  从底层起步的安禄山凭借过人的自身能力,通过经营,钻营,步步为营,很快进入了唐王朝军事领导层,并引起了唐玄宗的注意。自天宝三载(744年)接任范阳节度后,安禄山发现通过贿赂朝廷大员升迁过于缓慢,又总被吃回扣,“互市牙郎”出身的中介人安禄山深谙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的好处,于是一步到位直接认了老板娘为娘,这个老板娘便是杨贵妃。而玄宗居然欣然应允:“禄山请为妃养儿,帝许之。”

  老夫少妻常见,老儿少妈罕有。安禄山补充了唐朝这一空白——出生于703年的他整整大杨贵妃16岁。此事若放在当下大约会上热搜,但在唐朝并没有制造出大新闻被批判一番。古代中国注重名份轻视血缘,经过最高权威认证后的母子关系,哪怕年龄逆差到如此地步,世人也是承认的,不敢说三道四。而且在中国人的文化认知里,即便从肚子里出来的也不一定是母子关系,譬如孙悟空和铁扇公主。

  认娘后的安禄山扶摇直上,继而出现了记载于宋朝刘斧《青琐高议》“骊山记”中的中国第一次事件。为避三俗只录原文:

  一日,贵妃浴出,对镜匀面,裙腰褪,微露一乳,帝以手扪弄,曰:“软温新剥鸡头肉”,安禄山从旁对曰:“润滑初来塞上酥”。

  千年前的这次倒不算纯粹色情,毕竟进行了文学创作和饮食科普,对句中的“鸡头肉”是芡实的别称,塞上酥则是奶制品。

  对联出现在五代,而安禄山文化水准又极低,故事的真实性几乎不存在。但说山羊(杨)两人没有关系、绯闻纯系架空历史,也过于武断。在唐朝李安联手导演的这部集故事、对联的科教片之后,又出现了暴力片。《事物纪源》、《唐史演义》,甚至古代启蒙的儿童读物《幼学琼林》都记载了这起偷情时发生的暴力事件。

  大约是因为欣赏过3D的36D后激发了情绪,继而发酵不受控,以至于私会杨贵妃时,安禄山竟抓破了女主角的胸。“贵妃私安禄山,指爪伤胸乳之间,遂作诃子饰之。”因这段偷情逸闻,有说粤语里骚扰女性的“咸猪手”一词便出于此,当然这是扯淡了,安禄山的魔爪可以说是猪手,笔记写过“禄山醉卧,化为一黑猪……”但此黑猪手与咸猪手无关。咸猪手一词源于粤语里“咸湿”,马寅初先生有过解释“咸湿”之缘由:上海之咸水妹,初不知其命名之意义,后闻熟悉上海掌故之某外国人云,当外人初至上海时,目睹此辈妓女,誉之曰Handsome,遂译音为咸水妹。咸猪手一词便由此而来。

  伤乳事件后杨贵妃事业开始腾飞,本来便“善歌舞,邃晓音律”,又学会了“智筭警颖,迎意辄悟”,以至“帝大悦”。有考证说杨事业腾飞最重要的因素便是安禄山五指抓破杨乳,因而多了五条事业线。亦有说安禄山抓出的不是五条事业线而是五线谱,由此杨贵妃“邃晓音律”。总之,这是一个励志的暴力片。

  事业线、五线谱的考证者便是笔者本人,当然是凭空捏造。但伤乳事件却激发出一款与胸部有关的新产品,无肩内衣便因此事而横空出世,唐以前内衣肩部缀有带子,至隋唐时期流行周昉的《簪花仕女图》画中那种两肩、上胸及后背袒露的“一字肩礼服”,为整体效果和谐,内衣需无带,这种内衣便是文中所说,贵妃为遮挡伤痕秘密“遂作饰之”的“诃子”。古有贵妃玉环的秘密,今有Victorias Secret。某些领域上世界是一体相通的。

  开篇说体重,就是因为除却“认娘”不太合理,这几件事更不合常理,男女主角的行为超出常人认知界限,不像故事像是事故。唐朝虽然以胖为美,但胖到接近半吨,杨贵妃大概不会对他青眼相加。

  不过世间的事难以说清楚,俗语云:男欢女爱,千奇百怪。什么事情都会发生。杨与安的秽闻除了猎奇的野史笔记坊间传闻,《资治通鉴》竟然也有记载。时间地点人物三要素交代得清清楚楚,此事发生在天宝九年正月甲辰(750年2月25日双鱼座)这天正月十五,也是安禄山的生日。玄宗给了安禄山赏赐,因此前认了杨贵妃作干娘,按风俗第三天要做为新生儿祈福祛灾的“洗三”礼,于是三天后的2月28日,杨贵妃将安禄山诏入禁中,用锦绣襁褓裹住安禄山,命宫人抬着他去洗澡:“召禄山入禁中,贵妃以锦绣为大襁褓,裹禄山,使宫人以彩舆舁之。”玄宗的表现有点缺心眼,不怒反喜并前往现场围观,看得兴起又点赞打赏,其乐融融的一次家庭聚会:

  上闻后宫喧笑,问其故,左右以贵妃三日洗禄儿对。上自往观之,喜,赐贵妃洗儿金银钱,复厚赐禄山,尽欢而罢。

  事已至此,安禄山再无作为实在不像话,于是干娘由名词转为动宾短语:“自是禄山出入宫掖不禁,或与贵妃对食,或通宵不出,颇有丑声闻于外,上亦不疑也。”……片子口味很重,因安禄山和杨贵妃都胖得不像话,特别安禄山,肥得出离愤怒。“腹几垂至地,每行,以肩膊左右抬挽其身,方能移步。”总之,画面很安徽省会。

  这其中表现最古怪的是李隆基,先是看老婆给男人洗澡,到戴上路易威登LV帽后“亦不疑也。”这种置若罔闻的开阔胸襟令人难以想象。

  玄宗如此放松,有史学家认为是吃人嘴短补偿心理的缘故。理由是玄宗和杨贵妃姐妹有暧昧,好事者从李肇《国史补》记载作出推断。云“安禄山恩宠寝深,上前应对,杂以谐谑,而贵妃常在座。诏令杨氏三夫人约为兄弟。”这里面古怪的是本来就是姐妹,玄宗为何要“诏令杨氏三夫人约为兄弟”。唐朝崔令钦《教坊记》有解释,云“坊中诸女,以气类相投,约为香火兄弟,儿郎既聘一女,其香火兄弟多相奔,云学突厥法。”以此可知,突厥有姊妹共夫传统,如此处理杨家姐妹和玄宗发生关系便有了符合风俗的伦理基础。当然,关系发生与否不清楚,一起鬼混是事实,《旧唐书》:“三人皆有才貌,并承恩泽,出入宫掖。”参与睡觉也不是不可能,玄宗晚年神经衰弱,杨是治愈失眠不二良方:一只杨,两只杨,三只杨……鼾声如雷。

  此外还有更污的猜想,也在《国史补》这段记载里,到底是杨氏三姐妹结为了兄弟,还是三姐妹与安禄山结为兄弟?《书》记载为后者:“帝大悦,命与杨铦及三夫人约为兄弟。”这便有了两种可能:一是玄宗对其宠信视为小舅子,自己人;另一种可能便是《教坊记》的解释。若如此,玄宗与安禄山也有些不清不楚了。玄宗名李隆“基”,而李白说安禄山这个人行事又特别乖巧和配合,“安”能折腰事权贵。于是实情如何,看官自行了断吧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illcarey.net/hezi/233.html